VamosRAFA

躺倒

文摘 | 每个人都是时间表达的一句话

作者/许耀方  From 「ONE · 一个」VOL.550

我可能有一种病,常感觉身上背负着整个时代,自己的身体是一面棱镜,折射出各种迤逦的光线,和光谱之外着实存在的温度。像是记忆之中和记忆边缘的一切,都作用在我的身上,每一个路过的人,每一只流浪的猫,每一棵树,每一只蚊虫,都构成了我的情绪、态度、理念和生命。我时常想,时间塑造我这样一个人,见过牛逼的人,见过困顿的人,见过衙内贵子,见过混混流氓。这样错落的历程,是不是这个时代想借我的口说些什么,把蝼蚁和苍鹰写进同一部历史,将窑姐和皇后齐名作述。

那么好。


………………


时常,我走在大学里,心中空落落的,却感受到沉重,脚上戴着时间绞成的链条,庞大的往事压来,像一场混乱的梦境。那些人被我们标注成风景,那些事被我们丢进记忆的边缘,可是他们的确存在过,像风一般拂过脸庞。而我,却将这风尽数吸收进身体,连同光和暗,美与丑,笑与累,勋章和伤疤,搅动成一锅沸腾躁动的汤,反应,碰撞,矛盾,和解,最后化为一抔灰,一捧雪,一汪死寂却暗涌的湖。

那湖就是我。

我时时刻刻描述时间,叙述曾经,描述回忆里的每一分寸场景,却未曾想过,时间一直在不着痕迹地表达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句子,抑扬顿挫或是声平调和,都是命运口中的一句话而已。

甚至,一个年代的千万人,拥挤在一座城池里,都在欢笑,都在痛哭,都在撕心裂肺地怒吼,都有如火如荼的爱恨情仇,都有炽烈平淡的悲喜无垠,却被压缩,被简化,被忽略。近乎无限的时间,不会停下慰问一个人甚至一代人,最后无话可说,只剩一声叹息。

于是整个年代,整座城池,在时间无情的呼吸中,都叹息了起来。


昨晚睡前看「ONE · 一个」,这种突然被戳到,浑身战栗感动到无以复加的感觉,我希望可以把它留下来。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