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osRAFA

躺倒

论不立flag的重要性

最近对不能立flag有比较深入的认识。

首先要给出flag的狭义定义,这里主要指的还是死亡flag(→百度百科)。最常见的flag想必就是“打完这仗就回老家结婚”,顺便还可以来个喜闻乐见的枪兵配图,带上CV石田彰和熊谷纯脚本什么的。

立flag或许是让人欲罢不能,十分符合人性欲望的普遍行为,特别是我等有着比较喜欢作死的性格,真是可以立一手好flag还不带喘的。比如说吧,最近我特别喜欢一个段子,几乎逢人就讲——小明数学考试考得特别差,他仰天长啸:上帝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上帝悠悠回答他:你做错了所有题。啊我真是特别喜欢这个段子,然后前几天我拿到了我的数分期中考卷,老师上课当众表达了对我的担忧……好了不要再追问下去了,我想静静,也别问静静是谁,我名字里就带着“静”字行了吧。如此这般的例子可多了,去年也是这个时候吧,我把所有社交平台的个签都改成了即将要面临人生中最艰难的一场考试,还花样作死把所有的头像都去色变成灰白,最后证明这真的是我二十年岁月中最呵呵的考试,而我也必须面对它给我带来的无尽痛苦和悲伤,现在依旧在为它买单,死的不能再透。

但立flag真的是件很爽的事情,那些想着能有好的结果的flag真的能让人沉醉在白日梦中不愿醒来,虽然当现实照进幻想的时候伴随着的总是摔得粉身碎骨的惨烈(至少对我这样一个人生卢瑟来说总是这样)。

那么怎样才能避免立flag带来的能让学姐掉头的悲惨结局呢?让我来试着用混乱的逻辑梳理一下。既然立flag盼望好事发生最后该领便当还是照领不误,那么立反flag呢?想着我要死了要死了结果却期末全A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你们啊,too naive!这个时候墨菲定律一定妥妥发生,虽然猫和带有奶油的蛋糕绑在一起会制成永动机,但people will die if they are killed. 所以,立flag会死,立反flag导致墨菲定律发生还是会死,无论怎样,结局还是不会改变的。

因此,不立flag或许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人就是不停在作死的生物,flag即使不说出来一旦形成想法也早已高高竖起了。那怎么办呢?我也不造啊!知道我就不会是人生的失败者了啊!知道的话我就不用盼着快点毕业好让我从我们专业的白痴重新变回普通人了啊!

不过好歹,长者曾凭着自己丰富的阅历教导过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闷声发大财”。什么都不要想,踏踏实实做事,或许就不会秒收flag了吧。

(思路清晰,举例得当,详实思辨,结尾升华,满分作文,谢谢大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