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osRAFA

偶发空缺 Casual Vacancy |书评

这几天看完了JK罗琳在12年的新书《偶发空缺》↓


在当键盘侠前先打个岔。作为Harry Potter NC粉,JKR的魔法世界曾给予我无数的感动与勇气,霍格沃茨和御台场就是我人生两个无法企及的遗憾,十一岁的我最悲伤的,就是没有收到霍格沃茨寄来的信,也没有成为被选召的孩子遇到自己的数码宝贝(扯远了)。而在读这本书的同时,我也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一篇经典同人《哈利波特与理性之道》,与其说是同人,我更觉得是HP的另一种可能,简直就有《高堡奇人》一样厉害的脑洞。所以这几天来回地在JKR曾经的魔法世界和现在的帕格小镇之间切换,也算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这本从图书馆借来的崭新的书的内容,还真是和它的封面有点不协同。说实话,前半部分十分沉闷,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冗长乏味的背景铺陈和人物介绍,让我放下过好几次书。不过从第三部分开始,特别是“巴里·菲尔布拉泽的幽灵”在议会网站上一而再发帖之后,就好玩起来了。再读到后面,开始有点欲罢不能了。

关于主要人物,我其实画了一张关系图的↓
(人丑字难看Orz)

我觉得吧,这个故事可以分成大人和孩子两条线,巴里派和霍华德派两条线,或者是各自家庭的六条线。


我已经无法像曾经做阅读理解那样,可以写出所谓的中心思想,作者的写作意图,不同人物的精神分析。至少读完还是有点触动的,JKR想表达的,我想我还是抓住了一点儿的。

读到最后,惊讶地发现或许JKR最想着力表现的是克里斯塔尔,“苏克文达希望她也能像克里斯塔尔那样:有趣又强悍,无所畏惧,随时准备战斗”。这个姑娘,真是一朵妖冶的曼陀罗(不,是石蒜),结局真是让人惊呆,但至少,“已经实现了她此生唯一的梦想:她跟弟弟在一起了,再也没有人能将他们分开”。

关于斯图尔特/肥仔,在我重翻这本书的时候再看到第一部分他FB上的一句标语“我不想要旁人的信仰,我太恶毒,连自己也并不相信……我害怕有一天自己的名字成为圣名……我愿做小丑,也不愿当圣人……也许我就是一个小丑”,真是分分钟好感度UP,我大概能理解为什么他会承所有的幽灵事件都是他干的了。

我最喜欢的是苏克明达/乐乐!!!最近家母相当凶,天天甩我脸色看,我和乐乐(咦)真的有好多的共鸣啊!!!除了其他作品中那些“人生的失败者”,已经好久没有哪个角色能给我带来这么大的共鸣了。JKR诚不欺我,最后乐乐简直洗得闪闪发光啊!!!

我其实常常在思考,跟着JKR的笔触,在阅读的过程中对霍华德、莫琳等人产生极大的厌恶之情,觉得帕格镇的成人世界真臭真脏,最后甚至对另一派产生极大的怜悯,和整本书对巴里的极度赞美与怀念,这是不是对的。也许,JKR让我们产生这样的想法,本身就是一种讽刺?

总的来说,我觉得JKR还是算讲了一个好故事的,至少,没有让我发出“这啥?”的感慨。(原来我的要求已经降得这么低了……)



还有还有,这本书里Rihanna的《Umbrella》是克里斯塔尔最喜欢的歌,是八人女子划艇队的队歌,在巴里的葬礼上响起,在苏克文达的回忆中响起,也在最后克里斯塔尔和罗比的葬礼上响起。2007年,Rihanna和Jay-Z发行了这首歌,这也是当时初涉欧美音乐圈的我最先接触到的super pop songs之一。克里斯塔尔就像这首歌,像当时转型的Rihanna一样桀骜。一转眼这么多年了,我早就从初一抱着收音机听Hit Fm写作业的傻姑娘,变成现在也算可以装装逼的摇滚中二女青年。最近,也就是2015年1月,Rihanna和Kanye West 以及Paul MaCartney 发了她新专首单,《Four five seconds》。Rihanna也是任性,拿乡村曲打榜,霉婊刚出村,Riri就进村,但这首歌是那么的长情,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我也想过,如果克里斯塔尔还活着,她或许也会变得像Riri的新歌这样,像一道溪水流淌进我的心间吧。_(:3」∠)_



最后再谈谈翻译。

我知道,好的翻译就是让读者感受不到译者的存在。

在这书之前,我关注翻译,还是两三年前读《1Q84》的时候了。村上的书翻译从林少华换成了施小炜,还真是有点不习惯(吐了个烟圈)。

在我大一的时候,曾经听过一场讲座。当时正好是复旦外文学院活动月,请到了这本书的译者,也是复旦大学老师的向丁丁,以及另一位译者,老丁硕士时的好友任战女士,做了一场名为“当我在翻译的时候,我在想什么”的讲座(咦,和之前村上的话题竟然小小呼应了一下Orz)。她们就站在台上,用拉家常的口吻回忆了当时在伦敦的两个月封闭式翻译经历。

我记得特别清楚,在讲座中讲到当时在决定中文译名的时候,任战和向丁丁费了很大的劲儿。她们在一篇博士论文对一个法条的介绍中找到了“偶发空缺”这个译法,最后竟然被采用了。但是她们认为,这个名字太晦涩,太容易让人望而却步,给JKR本来就不火的转型作更是泼了一小盆冷水。其实她们觉得“空位子”这个译名更好。

然后向丁丁老师还推荐了自己翻的另一本书《潜水艇》,因为里面有大段叛逆期少年的心理描写,翻的时候颇具挑战。我在去年书展上淘到了,改天找点空闲看了吧……

(此处应有其他好玩的内容,待我寒假结束回学校看看当时讲座记的笔记(看啊!这人大一多认真,讲座还记笔记,现在呢?羞不羞??))

所以在读的时候我特地留意了翻译。知乎上对此书的评价,几乎全在骂翻译(可能和那么多相似的人名也有关,我都看得快一半了,还在猜特莎·沃尔和特莉·威登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一开始其实挺涩的,但也可能是好久没读纸质书了心没有沉下来。慢慢地读,我觉得还挺有文学气息并且接地气的,像是“万夫莫开”什么的(难道是向丁丁老师凭出色的“高级英语”这门课程的教学,对我成功刷了脸……?)。前部分是向丁丁翻的,但可能囿于内容,吸引力不是特别大;后半部分是任战翻的,倒还看得挺带劲。

怎么说呢,毕竟是JKR的成人向作品,拿儿童文学HP的文风和翻译来比较,也不太合适吧。这书的翻译,至少还是过得去的呗。

(附上译者采访稿和任战女士的译者手记


好惹,大概能想到的就是这么多。

满足了自己的话痨情怀。要读到好的读后感,完全可以出门右转找豆友们( ´ ▽ ` )ノ,这儿的键盘侠们可真流弊啊!


让我们(有能坚持到这儿的撸友么……)下个repo见(趴。

评论(1)
热度(11)

关于我

躺倒
© VamosRA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