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osRAFA

Mew现场

昨晚去了Mew 的现场,回来写了个长微博,觉得不妥,还是发在这儿吧。以下↓:

Mew @ Mao Livehouse

2015年8月14日 00:39


一开始要我发这个长微博呢,我还是很纠结的。

今天嘛,特地下班回了学校拆了很多同人本的快递,然后去Mao Livehouse看了丹麦摇滚乐队Mew的演出。现场不错,值这两百二十块钱。

是和景霸(读作wuli景宝)一起去的,收获了很多金桔,值得记录下来。

在933上,我和她说,我觉得最近综艺节目真是太可怕了,你想,各台综艺周一到周日全覆盖,我之前去机场赶上早高峰,地铁里拿着手机的青年几乎全在看综艺,看看,我国大好青年全被荼毒了,上班回家就是看综艺睡觉,这怎么行!还有没有精神生活了!这是药丸啊!没救了!新时代洗脑利器!景霸就转头冷笑着和我说,你看看你,一天到晚就是想玩刀剑乱舞和舰娘,下班回家就是肝刀肝船然后睡觉,还有没有精神生活了!乙烷啊!凭什么怪人家综艺啊!⋯⋯我竟然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无法反驳。

然后说好八点半开场的,结果九点多演出才开始。在等待间歇,景霸就突然和我说,我们不会是参与了一场重大的行为艺术吧。哈哈哈我觉得这样画面也挺美的。
她还和我分析了你国文青的特征。男的么,一般头发都是可以扎小啾啾的,可以辫个脏辫,带个小帽子,小络腮胡,木框眼镜,抽水烟,纯棉衣服(这是重点),帆布鞋。女的也差不多,纯棉衣服,短发居多,哦基本都有kindle,她也想买个有背光的来着。一般呢,看到大批这样的文青聚集,不要问,绕道就好了。此时有一个清洁工阿姨面无表情拎着扫把从前面一堆文青中穿过,于是我们就笑了。
景霸和我说,知道我们为什么做不了文青吗。我说布吉岛,我也很纳闷,明明我就是那种别人都说东我一定会嘲笑并想往西的体质,体现在我上朋友圈基本就是去看煞笔的。她微笑着回答说,因为我们都太胖了,当不了。⋯⋯我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景霸说现在文青的钱真的太好赚了,看那个豆瓣东西,食品就不说了姑且相信是手工做的毒不死。那种三无化妆品真的有文青买啊,大堆人说包装好看,然而这有毛线用。这我不太清楚,有这个闲工夫看豆瓣东西我一般比较喜欢去闲情看钓鱼。

然后我还就文化部禁歌的事情和她进行了探讨。我觉得现在这种景象都是 那个谁 今上 的锅,若说是网络普及的趋势,但什锦八宝饭时期也不会这样。景霸说我太狭隘了,不要这么偏激,不仅是今上导致了这样的趋势,也是这样背景选择了今上,2023年之后,希望也不会很大的,要看开点。我觉得这还有待我进一步思考啊。

我们最后出来的时候没有乘到末班车,Uber也叫不到了,估计是趁我们纠结的时候被文青都打掉了。于是我最后机智的用微信叫了嘀嘀哒嘀。明明这是在黄浦,市中心,竟然有无数空车从身边飞驰却叫不到车,这是药丸啊。呵呵了。

然后我们就回到学校,去馨旦苑买水再打了点嘴炮暂且按下不表。

相信已经没人看到这里了,我就来说一说今天的乐队。啊啊啊啊啊主唱好帅啊好受啊我我我。那种大背头,脸有一点点婴儿肥,老是往贝斯这边瞟,十分腼腆,偶尔笑笑,唱起歌来就气场足的不要不要的,瘦瘦的穿黑衬衫牛仔裤黑皮靴,纽扣纽到顶左手腕纽扣解开露出白皙的手腕。诸君,我要不行了。下面这张照片只表现出来万分之一。我早已脑内万字小说。

我觉得这有点像最近在追的马蹄太太的《慈悯守则》中的切尔纳!!!景霸就又嘲笑我说你看看你看的想的都是啥还有资格嘲笑人综艺?⋯⋯我又一次无言以对了。 
其实我们还聊了这次的爆炸,鹦鹉史航,等等等等。然而好了明天还要赶早班车回嘉定上班。我就不说了。祝您(应该没有人看到这里)身体健康。再见。 






我也想艹法师_(:3」∠)_

评论

关于我

躺倒
© VamosRA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