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osRAFA

躺倒

今天冒着大雨和姚大面基,穿越重重雨幕给她带去了今年3月1日在CP15.5上买到的《五星物语》明信片,冷圈粉好痛苦啊,心疼她。

最近好久没有表达,思路也很混乱,便把最近见识的各种目瞪口呆的帖子说与她听,又一起谈到了昨天看到的那个[捡到包说好不容易捡到一次,钱和手机就不还了其他还掉,失主非常感谢说这是你应得的]那条人民网微博,底下评论互掐风生水起。我对姚大讲,很多事现在我都无法判断对错,直接就是你穷你有理,弱势群体天生便拥有更多正义性。我甚至觉得,这种对错无法得到结论,要想让自己不因为寻求不到答案而烦躁失望,最好的办法只有不思考。反正现在我还是挺茫然的,觉得自己的三观尚未强大到可以睥睨世间万事,而那么那么多别人的三观又和我的千差万别到难以直视。

说这么多没用的,我本质上只是一个看不到未来的拖延症患者,最想做并且正在做的就是瘫在家里啥都不干浪费时间虚度光阴。这个暑假在区审计局挂职,原本只是想领略一下以后或许永远不会接触的体制内生活,但现在颓废的我却觉得考公务员三十岁看到老喝茶看报拿一份不高但稳定的薪水也是一个不错的出路,这么一想就更没有冲劲,甚至如果工作,那就是去四大,已经可以预料到加班出差加班出差,似乎也不用担心未来。于是就更颓,于是对未来更不确定,但自我安慰就是这些出路完全不用担心,就越发颓废,陷入这样一个致命的死循环。姚大好像也在纠结这些,但她最近一直泡图书馆刷德福摸鱼,总之或许比我思路稍微再清晰一些。总之我和姚大大概就是志同道合,沆瀣一气。

每天就是肝刀,刷闲情,刷微博,看小黄文,看美国好声音,这样的日子真是颓废啊。

于是还掉了之前借的贵志祐介的三本书,《天使的呢喃》还成,《玻璃之锤》和《上锁的房间》据我弟看了说不好看我就没看。去借了毛姆的《人生的枷锁》,松本清张的小说选集,以及京极夏彦的《狂骨之梦》,希望能在开学前好好看完吧。

多读书,多看报,少吃零食,多睡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