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osRAFA

躺倒

在人来人往中从容掠过

题目是最新一期落网的标题,取名废。


归档发现九月还没有po过任何东西。

主要是,我一直在等,等尘埃落定的那个时候。

也不想每天都打电话给爸妈,很多事都悬而未决,想定下来了和他们说。


果然是月行一例的矫情病发作。

现在的我很想进研究生支教团,真的是想去宁夏西吉支教一年。倒不是很想保研,我发现我已经没有什么读书的兴趣了。

今晚是一面,昨天笔试,下周二终面。

老板在保我,尽力保我。跟着他,真是有那种千军万马蹄踏,滚滚烟尘中一起跟着老板打江山的感觉。下周二,要加油。


晚上去大学路打八十分,和部门原来的老伙计们。绕不开的谈未来,果然回来了觉得心里乱糟糟的。

他们问我以后想干嘛,我想了想开玩笑说,想躺在家里床上啥都不干。大概就是这种心态和状态吧。


以及,叶耀珍楼413室或许已经成为了我的情怀和以后的乡愁所在。大学能将近四年都在一个部门搬砖,还真是满奇妙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