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osRAFA

应该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这片黄土地?

二月底三月初的这一周,我和研支团的伙伴们踏上宁夏西吉的黄土地,提前半年,来到了这个之后我们要支教一年的地方。

从上海到宁夏固原,要坐27个小时的火车。从固原火车站到西吉县,要坐一个多小时的大巴。再从西吉县坐大巴到将台、三合、王民、平峰这四个有对口支教中学的村镇,还要分别花一到两个小时不等,而且一天基本只有一班车。

到的只是固原市的外围,就感觉固原市像是典型的西北工业城市,粗糙又磅礴地支愣在那里。倒是西吉县,因为比较深入的在最繁华的街上溜达过,给我带来了点惊喜。但这确实只是一个贫穷的地方,从固原到上海的火车,只会每天凌晨三点零八分准时经过。

在这儿的四天,每天下县去一个学校。去的这几天,雪都化了,风大太阳晒,迎面吹来有股黄土地的味道。将台是个乡,刚修了四车道的大路,繁荣到有澡堂有饭店有KTV;王民是个村,整村的经济中心政治中心就是那条不足三百米的大路,路那头的王民中学,于是乎也就成了文化中心;三合现在也变成了村,修很久还没修好的路上没有下雨的泥泞但有阵阵风沙,看上去早已关张的小店其实一叫就有人来开门,路边蹲着好多大叔在那儿下象棋;平峰是个乡,正好赶上集市,还能买到牛筋面做的辣条和隔壁甘肃的静宁烧鸡。

四所中学的硬件设施没有比想象的要坏,毕竟在这儿,学校的建筑可谓是全村最豪华之处,旱厕因为低温没有让人有不适情绪(甚至我觉得完全能接受),有两个学校的暖气管子爆了只能烧火炉,孩子们下课在外扫地扬起的风沙大到能盖没整个人,现在正在支教的学长学姐的宿舍十分温馨适宜居住,在教室旁听他们上课只觉得超厉害我也能有这样的一天吗。

实地探访,听到的是正在支教的十七届研支团学长学姐们正当下最切实的心声,想必这和他们今年七月份离开这片黄土地回来之后再表达出口的,会完全不同。将台的学姐说,因为将台中学条件好到是宁夏乡村学校中的航空母舰,在这儿不像是在教书,反而像是在城市里上班,人际关系之流足以花去很大精力,绝大部分娃娃都只是来吃饭而不是来读书的;王民的学长说,要和娃娃们打好关系,不如和他们打打篮球,因为回民娃娃很多,而少数民族更安土重迁,完成义务教育而后回家放羊的思想不在少数,导致孩子们并不想读书,在这儿备课都不必认真备;三合的学长说,当几天不洗澡之后全身就进入了另一种境界,就不会在乎有多久没洗澡了,今年过完年初四就回到了西吉,学校里没有一个人,于是去娃娃们家里吃百家饭盖百家被,融入就是理解,融入才能更深地思考;平峰的学长学姐们有四个人,无聊时还能打八十分,学校因为地形有四层,B1是豪华大操场这个说法超炫酷,晚上可以在平峰梁上看到可能是一辈子看到的最多的星星。

我们十一个人,外加老板钦点的学妹,跟着不同点的学长学姐,去水库踩冰,爬山沟看烂泥河大峡谷,去学生家里家访看珍珠鸡看牛看驴看兔子,去爬山最后费九牛二虎之力从离地面有四米且无处落脚的山脚滑下来,摸了抱了往届支教队员就一直在养的狗以及刚出生的狗宝宝。

我们也携手走在这片黄土地上,用阿吉的小钢炮放李宗盛的《山丘》,在火车上狂玩狼人,打八十分从2打到A来了好几轮(我还认老八做了八十分的师傅!),学会了老大教的掼蛋,一起在回来的火车上看了三集片《无人生还》,一起住在超级经典一代代支教人都会住的吉利宾馆,一起在七点不到的时候就挤在学长推荐的海狮包子铺小小的店面里吃掉好几笼牛肉包子,在返程前一起去KTV狂吼乱叫,从KTV出来赶晚上三点的火车的路上一起大唱郑钧的《私奔》,在到固原的那个中午大吃大喝还打包,傍晚到西吉的饭店只点了三个素菜一个炒饭一个汤却不要脸地让人给热了从固原打包来的六个肉菜最后十二个人吃了一桌只花了127饭店还好心抹去了我们没有的零钱。

真的是一趟很开心的旅程,可能以后即使去宁夏支教了,也没有机会把四个学校一起走一遍,再也不会有十二个人包了两个卧铺隔间大玩特玩的场面。但是我看到了那么多,反而更迷茫了。

11年的时候,我高二,参加一个红又专的活动,听了一场讲座,是复旦的冯艾,讲她的支教经历,说这是她一生中最干净纯粹的一年。当时我想,真美好啊。然后我真的来了这所学校,兜兜转转也终于进了研支团,真的加入了这一行列。我甚至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我真的想要的,它早已成为我的目标我的惯性,我为达成这个目标而感动高兴。我确定这当中肯定有虚妄的成分,在自我标榜的奉献牺牲中为他人的赞扬而沾沾自喜。我也知道之后当我到支教地,在燃烧自己的热情过完三个月后,肯定会陷入迷惘的低谷,很大可能孩子们的成绩不是我们支教队员付出了努力就能提高的,我会因为自己的价值得不到体现而丧气。

那么该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这片黄土地?

这片土地是那么地神奇,它如此平凡,但它竟然就和复旦有了十八年的羁绊,它竟然也即将和我有那么深的联系。我们坐在从固原去西吉的大巴上和老乡说我们是以后来这里当老师的,老乡马上恍然大悟:“哦!你们是复旦来的!”

我们端着相机拍孩子们蹲在食堂外面听副校长训话等吃饭的场面,我们捂着鼻子进入旱厕再逃也似地出来,我们无时无刻不带着3M口罩,我们为教室里的异味而抱怨,这仅仅只是参观罢了。

说到底,支教就仅仅是支教,就是换了一个地方生活,我现在都还会为自己即将去西海固,去被联合国认为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打拼一年,为西部基础教育奉献自己微薄的力量而热泪盈眶,我就绝对还没有准备好真的面对这片黄土地。

还有半年的时间,虽然我依旧被琐事所绊,依旧为没钱买同人本没钱买手办补尾款发愁,为写不出毕业论文焦虑,但我想我确实应该要准备起来了。好好准备初中的数学语文英语教学内容,准备教育学相关知识,准备好以后只能吃土豆白菜可能两个个礼拜都洗不了一次澡的生活。

还有半年,等我。

评论(2)
热度(4)

关于我

躺倒
© VamosRAF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