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osRAFA

躺倒

开始重新听Kent,把所他们有的歌,他们25年来的两百多首歌,都再好好听一听。

Kent的歌很耐听。瑞典语的卷舌音很好听。本来想分享他们的新歌Egoist,但这首歌更能让我回想起在落网和他们的一次次相遇。

后知后觉听到了他们年底要解散的消息,老胡大概会很伤心吧。

今天和饱饱还有阿吉一起自习,放我的歌单。很多歌再次听到,就能瞬间回到当时听它们的情境,比如Mumford & Sons 去年那张《Wilder mind》, 是一听到就要回想起去年坐在家里电脑前一遍遍肝刀满心期待boss点的掉落却因为脸黑捞不到刀的那一阵阵挫败感的。(哈哈哈哈)

现在听Kent的时候心里很复杂,FDI的数据不好找,死线逐步逼近,开始进入修罗场了。Kent的歌声就伴着我心中哒哒哒的马蹄声,一齐朝前撞去。

唉,我觉得我没救了。活该,活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