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osRAFA

Vi är inte längre där

▲我们已不在此 


今天晚上在洗了三年的条件十分糟糕的南区浴室洗澡的时候,突然意识到,我真的要毕业啦。

↑ 敲完这段话,我听阿殊讲了她遭遇的群刊自印奇遇记,又急急忙忙地为了毕业论文校外评审修改了格式,恍惚过来已经又要晚上十二点了。

最近在读Priest的《杀破狼》,作息很不规律,需要调整一下。

哎呀,不想写了,想躺倒床上继续看小说了。那就日后再说吧,最近的兴趣相关什么的。

评论(1)
热度(1)

关于我

躺倒
© VamosRAFA | Powered by LOFTER